军队频变有深意习近平紧握“枪杆子”

  • 作者:
  • 时间:2020-01-25

88年前,毛泽东首次提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口号,以此为标志中共建立了自己的武装力量;88年后,习近平领导的反腐运动席卷中共军队,继而频繁调动军队职位,其信任的军区将领频获提拔,更有传言习将进一步深化军队改革。军队这杆枪被习近平抓的更紧,而一系列的治军措施对中共军队现行体系也造成了不小的冲击。

北京时间8月17日,陆媒报道原中共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政治部主任王安龙已出任中共军委办公厅副主任。而在此之前的3月29日晚间,中共央视《军事报导》在报道许其亮等调研时的视频画面中,王安龙已经佩戴中央军委总部臂章;7月29日,同样在央视报道中,王安龙佩戴少将军衔出席了中共济南军区海防工作会议。诸多消息结合,印证了王安龙进入军委的真实性,而其31集团军的出身也再次受到关注。

“近卫军”成晋升摇篮

梳理十八大以来中共军队系统中获得提升的高级将领,其中多为都是来自南京军区,并且已经在中央军委、海军、空军、武警、北京军区和卫戍区担任主要领导职务,而其中被称为习近平“近卫军”的第31集团军更是将领晋升的摇篮。

现任空军政委的于忠福自十八大以来,先是出任济南军区空军政委,跻身副大军区级;之后出任南京军区空军政委,晋升空军中将;直至2015年夏季,升任空军政委并跻身正大军区级,几乎每一年都有职务和军衔的提升。而这样频繁的职务晋升在习近平领导下的军队系统中并不罕见。

现任武警部队司令员的王宁在解放军副总参谋长的职务上刚刚屡职了一年半,便被调往武警部队独当一面;而分析其履历,王宁不仅曾担任过31集团军军长,他的父亲、岳父和舅舅都曾在南京军区担任要职。

此外,现任海军政委的苗华从1999年开始担任南京军区第31集团军政治部主任,而现任卫戍区政委的姜武也曾担任31集团军政委。

南京军区是习近平的“大后方”

除了出身南京军区的将领多被提拔之外,习近平自上台以来便有意无意地表露出其对南京军区的重视。

据港媒透露,习近平上任以来,先后视察了七大军区、海空二炮和武警部队。但是值得令人关注的是他不仅把南京军区当做视察的最后一站,而且在其视察之前,习近平首次在北京以外举办的国际盛会——亚信峰会在上海召开,之后全军最大规模的政工会议再福建古田召开,而这两地都是南京军区的管辖范围。

探究之所以习近平对南京军区如此放心,从其上台之前的从政足迹中可以获知一二。据悉,南京军区辖区包括江苏、浙江、上海、江西、福建五省市,而习近平早年正是在福建、浙江和上海担任地方要职。每年8月1日建军节前后,地方党政首脑都有走访当地驻军的惯例,所以当过福建省长、浙江书记和上海书记的习近平,曾经兼任过福建省军区预备役高炮师第一政委,与驻福建的31军、驻浙江的第1军、东海舰队、空军上海指挥所的首脑都应十分熟稔。在大陆党报有关习近平视察南京军区的报道中也提到,在参观南京军区军史馆时,“习近平对军区部队的历史十分熟悉,一边仔细观看,一边与大家交流”。

习近平重用亲信用意深

自上台以来,习近平以空前力度整顿军队系统,徐才厚、郭伯雄两大“军头”被查出,显示其反腐成效的时候,其实也带来了巨大的隐忧。

众所周知,徐才厚和郭伯雄作为中共军委副主席,一个主管全军政治和组织工作,一个主管军队作战训练。而这两个举足轻重的人却相互勾结,卖官鬻爵,不仅使得中共军队系统人事混乱、风气不正,更是令解放军的整体作战能力令人堪忧。也正是看到这一方面,习近平在严惩“军队老虎”的同时,还在2014年成立了中央军委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领导小组,并亲自担任组长。其全面进行军队改革的意图已经十分明显,但据专业人士分析,为了实现军改目标,习近平不仅要对各大军区和各总部等条块作战指挥体系重新划分合并还要对军队非作战机构进行大规模裁剪和兼并,这对军队各层级的将领官兵都会产生巨大的震动。

此外,自习反腐以来,便盛传其遭遇到巨大的党内阻力,从周永康的延期审判,到郭伯雄的从轻处罚,这一传言似乎逐渐被证实了。而此时习近平再让一大批“军头子”失去饭碗,其可能造成的严重影响,习不可能不考虑。而为即将到来的军改营造一个稳定的局面,提拔自己亲信担任军队要职,看上去是一个便捷而又颇具实效的方法。